廣告服務·vip郵箱·觀眾俱樂部 · 江蘇網絡電視臺

2014年末,在“90后”剛剛踏入社會之際,荔枝新聞圍繞10位“90后”做了一組特別的報道。

今年,是荔枝新聞上線六周年,也是我們追蹤這群“90后”的第六年。六年來,這組報道已經成為報道者與被報道者約定俗成的年終儀式,也呈現出遠遠超越初衷的意涵。

時光荏苒,21世紀不知不覺走到了第二個十年,這群“90后”也即將迎來他們的而立之年。

2019年,又有多少故事在他們身上發生?他們經歷著哪些改變?荔枝新聞依舊和您一起傾聽他們的故事。

易卓婭,湖南汨羅人,1993年生,首屆“全國最美體驗師”冠軍,現就職于深圳一家互聯網公司任內容運營

  易卓婭在深圳落戶了。

  畢業四年,換過三個城市。這一年,易卓婭終于有了穩定的念頭。從前她總覺得落戶繁瑣,深圳的房子太貴買不起,就算不買房又有什么關系?但今年,她開始渴望塵埃落定。“市中心買不起就買郊區,一手房買不起也可以看二手房。一個女生,買個一室一廳也舒舒服服的。我希望30歲前能買房吧。立個flag要被你們見證了”,易卓婭笑著說。

  來到深圳的第二年,易卓婭決定在這里定居。從前的她,是典型的“深圳青年”,白天公司上班、晚上做網絡主播、周末接活賺錢,忙得像停不下來的陀螺。但今年的易卓婭,變得不那么“典型”:絕不加班,一定雙休,每晚看電影,周末甚至會自己做飯。“從前我總是很焦慮,想不通跟我一樣的同齡人都買房、買車、結婚,又要生二胎了,怎么自己忙來忙去都是這樣子。但今年似乎比較怡然自得”,易卓婭說,“2019年是我最平靜最穩定的一年”。

26歲開始養生:非典型的深圳生活

  12月初的深圳難得降到10度附近。易卓婭租住的公寓里已經開了暖氣片,電熱毯也用上了。今年深圳的冬天太冷了,易卓婭豎條紋的家居服外面套著一件土黃色開衫,雙手也插在口袋里。以往和易卓婭見面,都是在光鮮亮麗的咖啡館,濃妝;今年易卓婭把見面地點選在了她家,素顏。

  易卓婭租住公寓的電梯間

  這是一幢典型的深圳公寓,電梯間里是全國各地的口音。公寓一樓的大廳正在裝修,電光火石,來來往往的人們走在裸露的水泥地和支起的梯架間,不為所動。和大廳的兵荒馬亂相比,易卓婭的家里顯得很小資。地毯、音箱、琳瑯的咖啡膠囊、擺滿書架的盲盒娃娃……唯有逼仄的陽臺透露出異鄉漂泊的拘謹。她臥室里的落地窗正對著大廈,整幢樓都是夢幻的燈光,夜幕下的深圳霓虹閃爍。

  易卓婭告訴記者,今年大部分業余時間,都宅在家。我以前常常蹦迪到凌晨4點,然后早上6點起來接活,現在想想太作了。那時候喜歡出去玩,所以要拼命掙錢?,F在沒有那么多欲望,待在家里,不掙錢也不花錢。這是易卓婭的低欲望哲學。

  去年你們采訪結束后不久,我們公司的品牌總監忽然猝死了。這件事對我打擊很大。她才28歲,也是湖南人。一個人住在深圳的一間公寓,從來不遲到早退。那天沒來上班,同事給她打電話,沒人接;去她家,沒人開門;然后報警了,開門發現她倒在地上。接近24小時才被人發現。易卓婭覺得新聞里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邊,帶來的沖擊完全不一樣。 剛畢業的時候完全不怕苦不怕累,只要站起來什么都可以做?,F在很惜命。易卓婭苦笑。

  如今,易卓婭窄窄的床頭柜滿滿當當地擺著蔓越莓片、維C和維E瓶,每天吃一片,她拿起一片,咕咚喝水。易卓婭告訴記者,今年常常覺得左胸口悶悶的,左后背有點疼,疼得自己有點害怕。隨身必備速效救心丸和硝酸甘油,晚上睡不著會吃褪黑素”。記者和攝像前往的那天,易卓婭正好要去領一份很久沒下來的體檢報告,當醫生告訴她要重新檢查的那一刻,她表情凝重,狗血的劇情不會真的發生在我身上吧?得知只是出了點小意外后,易卓婭重重地舒了一口氣。

  易卓婭去醫院體檢

  比起掙錢,這一年易卓婭更顧惜自己的身體。網紅帶貨直播元年,曾經做過主播的易卓婭也收到了多次邀請。“確實有人找過我,一天播6到8個小時,底薪2萬,一個月可以休息3到4天??墒俏矣X得太累了,感覺在拿命賺錢。對于自己逐漸趨向穩定,易卓婭感到坦然,以前,我總覺得人生是做加法,要用時間來累積付出;但現在我覺得賺錢是急不來的,世俗意義上成功的人大多是做乘法,累積資源更加重要

在“深圳粵海街道辦”工作:大時代下的年輕人

    這一年,易卓婭依舊在某電商平臺做內容運營,周末偶爾接商演的私活。從傳統媒體的主持人跳槽到互聯網行業從事內容運營,她覺得自己找到了“正確的賽道”。她點開手機上的APP,“這些你能看到的大圖上的文字、推薦的專題都是我們做的”。不過,對于現在的工作,她仍然顯得有些疲憊,“寫不完的文案,做不完的設計需求。為了點擊率和轉發率,每天都需要從商業化的角度去思考怎么做才能讓這款產品賣得更好”。過完年,她準備摸清互聯網的商業模式就離開,用運營的經驗、商演的人脈和主持的背景去做一家活動公司。至于能不能賺錢,她坦然,“慢慢來吧”。

  下班回家,易卓婭喜歡看電影

    周末休息,易卓婭偶爾做飯

  在深圳,過于商業化的環境偶爾會讓她懷念起從前在老家做新聞主播的日子,“那時候特別單純。我曾經問過自己很多次,再來一次,是不是還會選擇從老家體制內跳出來?答案每次都一樣,還是會吧”。易卓婭頓了頓,“待在老家,天花板是看得到的。盡管現在在深圳趨向安逸,但還是有很多機會”。

  易卓婭上班的地方就在傳說中的“深圳粵海街道辦”。周圍都是騰訊、華為等“大廠”。身處“宇宙中心”,易卓婭覺得自己離時代很近。“雙十一,這邊都燈火通明;互聯網下行,身邊也有很多被裁或者選擇轉行的朋友”。

  居住在大陸離香港最近的城市,易卓婭也切身體會到香港的變化。“以前我經常去香港買東西,但今年就和朋友去過一次。我們走在路上,我跟她說著話,她忽然提醒我,讓我不要講普通話。我這才透過鏡子看到,周圍的人都在盯著我看”。飯圈女孩集體出征的這一年,易卓婭個人也曾在ins上和香港示威者對“剛”。“那些假新聞會讓人很氣,我和他們互懟了好幾個回合”。

  Ins、微博、豆瓣……在社交媒體上,易卓婭異?;钴S。她熟稔今年社交媒體上的每個“熱點”。網易暴力裁員、高以翔猝死、宇芽自曝家暴……每一個她都侃侃而談。“宇芽的事情讓我覺得不可思議。她在我眼里是一個經濟獨立、精神獨立的女性,竟然被家暴到第三次才報警。我對家暴的容忍度是零。動了一次手,絕對沒有第二次機會。我們又不是生活在野蠻社會,靠體力取勝。這是文明社會了”。易卓婭說。

“單身主義”與“盲盒控”:理智與情感之間

   今年,易卓婭依舊單身。微博上,她關注了一些女權、女尊的博主賬號。朋友圈里,她會經常轉發一些對于男女不平等的感悟。“我好像越來越‘單身主義’,有時候覺得自己有‘厭男癥’”。易卓婭坦言,面對“直男”的言論會感到很不舒服。“我有能力過好自己的生活,如果1+1不能大于2,我不會選擇進入一段穩定的情感關系”。

  26歲,易卓婭的媽媽偶爾也會“間接”催婚。“她不會跟我講道理,因為她講不過我”。從一些更現實的角度,易卓婭的媽媽總對她旁敲側擊,“你再獨立也會有個三病兩痛的,總得有人帶你去醫院吧”。從工廠退休,易卓婭媽媽要好的朋友都開始過上了帶孫子的生活。易卓婭深知媽媽的心思,“她總說我不是催你結婚,女孩子過了30歲,生孩子危險性就大了。她主要是催你生個孩子,順便撿個老公”。

  易卓婭每天一個人上下班

   易卓婭和遠在湖南老家的媽媽視頻

  盡管在婚姻觀上,易卓婭和媽媽不能達成一致。但她依舊保持著每天和媽媽視頻通話的親密。為了不讓退休后的媽媽太無聊,她曾想過給她報興趣班;為了和媽媽多一點共同語言,她也會去看媽媽們愛看的電視劇。“她兼容我很難,還是我兼容她比較容易”。在異鄉租房,媽媽有時候會內疚地跟她說,“爸爸媽媽沒能力,賺不到錢,幫不到你太多”。易卓婭總覺得很心疼,寬慰道,“你們兩個身體好,就是給我省錢啊”。

  如今,租房的易卓婭可以在深圳維持自給自足,但是如果買房,每個月至少要掙2萬才能夠補足房貸,最關鍵的是首付還沒著落。“中國多數家庭都是用父母一輩子的積蓄去給孩子付首付。我就在想,我拿我爸媽的錢去付首付,他們養老怎么辦?好像在拿我爸媽的錢,買我自己的未來,我好像下不了這個手”。易卓婭給自己定下30歲買房的小目標,正好是這個系列的第十年,“要被你們見證了”。她笑著說。

  過了25歲,易卓婭的日子過得精細了很多。不亂買口紅、不亂買衣服、雙十一買的都是實用電器、也減少了做指甲的次數……“做一次指甲要五六百,一平方的話算起來比深圳房子都貴”,她自嘲。

  這一年,易卓婭在生活上盡可能精細規劃;面對工作和情感,她也開始冷靜思考:“覺得自己在參與一項‘偉大’的事業時,一定要問問自己,投入和匯報成正比嗎?”“謹慎做陪伴另一半成長的那個人,付出的再多,最后走下去的人可能不是你……”

  去年的采訪中,易卓婭一直強調,“年輕就是闖蕩和經歷”。今年的易卓婭,覺得“付出和回報對等”是更重要的事。“今年確實感覺成熟不少,但好像死氣沉沉了很多,少了以前的靈氣”。易卓婭如此評價。

  “你們好像我的一個第三方監督者,每年都來看看我過得怎么樣”。關門說再見,又是新的一年。

  從門縫看進去,易卓婭書架上的盲盒小人兒特別顯眼。平凡的生活逐漸磨去了她曾經驕傲的心氣,那些閃亮的盲盒小人兒仍然是她疲憊生活中的“少女夢想”。“它們生活在小櫥窗里,特別溫暖、特別明亮,應該是每個人夢想生活的世界吧”。她說。

記者和TA的部分訪談實錄

剛畢業的時候想象的未來是什么樣?

  我剛畢業的時候還大言不慚地說我可是一個有新聞理想的主持人。新聞理想,后來想想這條路就是苦行僧的路,我還是向現實低頭。我得喝奶茶、我得吃好吃的,我看清楚了自己的能力短板,我沒有那個心態去坐冷板凳。

為什么從主持行業出走?

  更喜歡幕后,幕后會有一些硬核的東西。

漂亮的容貌對自己是優勢還是劣勢?

  對我個人來說,當然是一種優勢,因為我沒有利用自己的漂亮去跟魔鬼做交易,我把它用在了正確的事情。不過,在真正專業的領域,有趣的靈魂并不需要好看的皮囊來符合。到了強者對決的時候,漂亮只是不值一提的破銅爛鐵。魯豫漂亮嗎?楊瀾漂亮嗎?

极速十一选五微信计划 炒股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十大安全的互联网理财平台 幸运赛车前三稳赚技巧 山西新11选5走势图表i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40期 吉林十一选五怎么玩 快乐十分必赢技巧 黑龙江6+1开奖结果查绚 17425喜乐彩开奖 河南福彩22选5选号诀窍